图书馆主页
位置:读书节 -- 征文 -- 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

总分:6770;得票:1400】 我来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为了不使记忆变得奢侈起来,有些事,我们要赶快做,哪怕只是记录一鳞,一爪,一斑,一屑。听完母亲的絮絮叨叨,行将交卷的时刻,关于上海的点滴记忆被永远刻在了母亲弄堂里的每条石缝中。

                                                      ——题记

 

上海是个五方杂处的都市,到上海来讨生活的人也特别多。有的人寻求发大财,有的人或喜欢自己做老板,但大多数人则把能在上海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视为最高理想。还有那些或被强迫做着贫困的生计,比如,那些走街穿巷的小贩。然而正是这群小贩们的吆喝声在我母亲的童年里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记。

俗话说,卖什么吆喝什么。上海的小贩也是需要吆喝的,“磨剪子咯镪菜刀!”这是属于北方的吆喝。在以前上海的这个叫卖声应该是:“削刀——磨剪刀!”顺序正好相反。“磨剪刀的”装备基本一致:一张长凳,上面嵌了一块磨刀石。他们的衣着也是非常一致,总是一套蓝的或灰的中山装,而且一定是四口袋,想来是更便于放工作时用的小物件。那最具标志性的是系于腰间的围兜,一年四季,从不取下。还有一种吆喝在北方也不大听得到,那就是——“坏特饿棕棚修伐!”北方人喜欢睡坑、睡板床,而上海人则对棕棚床有特别的爱好。棕棚是以棕绳拉系的,睡久了,难免要松怠,睡着不舒服。于是就要请修“棕棚的”来抽紧或换根新的棕绳。每到周末,一条弄堂里总有个把人家在修棕棚,其吆喝声总是从远至近,再由近及远。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上海人弃棕棚而选席梦思,母亲家里也开始用起了软软的席梦思。“修棕棚的”就越来越少见了,曾经耳熟能详的“坏特饿棕棚修伐,坏特饿棕棚修伐!”之声渐渐不可闻了。

和“修剪刀的”吆喝非常相像的是“卖酱油的”:“红——酱油,白——酱油!”其中“红”声调向上,“白”声调向下,真可谓“抑扬顿挫”。母亲回忆说,每每坐在窗边书台上,总忍不住伸长了耳朵去听吆喝声。最令她欢喜的莫过于听到“甜酒酿要伐!”这是外婆总会给母亲一些钱,我母亲便兴冲冲地跑下去解馋。“买酒酿的”以骑自行车最常见,左右两排,上下各有三层,每层装一个酒酿的缸。还有卖爆米花的,“爆——炒米花哦!”,不过这吆喝声总以摇铃为先导,可谓独树一帜。弄堂里的空隙处是小商贩们的用武之地,擦皮鞋的唰唰声,修伞的吆喝声“修——阳伞!”还有夕阳西下邻里街坊准备“弄堂饭”的菜色交流声,伴着阵阵香味朝着弄堂错综小道纷至沓来。

母亲说,在她那个年代买东西是需要凭票的,买年货也需凭票,这在当时是天经地义的事。新年到来的前夕,里弄里照例要通知每家每户到指定的地点领年货票。这年货票印在一张A4大的纸上,纸一般为粉红色。这张纸上可是能买到鸡、鸭、卷心菜、花生、黑木耳、麻油等等的生活必需品,所以这张普通的纸乃是一家一户的生活“入场券”,丢失了,可惹了大麻烦。母亲笑着回忆,当年父亲一不小心把买年货票弄丢了,可挨了母亲不少“说”,那年过年父亲全程都陪着笑脸呢。如今改革开放,计划经济早已被市场经济所取代,这些小小的各式的票也已不见踪影。但母亲忆起当年“凭票购物”的日子仍是禁不住忆苦思甜。

还有上海特有的阳春面,四分钱一碗,一大碗的清汤配上二两面,上面飘了几朵油花和葱花……

岁月变迁,时代在前进,历史的长河一浪盖过一浪。如今呢?

黄浦江畔的纤歌早已为轮船汽笛替代,小街的吆喝声在我出生的那几年也逐渐隐入匿迹。一百年的上海就好像是个短梦,留下斑驳的记忆。如今夜晚,灯光将街市照成白昼,再有霓虹灯在其间穿行,光和色都贱出来了。你看那红男绿女,就像水底的鱼一样,徜徉在夜晚的街市。这街(尤其是繁华地带)一到了晚上,连街面的地砖都镀了光,人影绰绰,跃跃然的。此间的繁华真是不得了,好东西、好事情都集成一堆了,盛也盛不下,要溢出来了。

哦,不!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上海曾经的记忆仍然存在着。在现今如锦如绣的街市里,还有着另一类人物:他们是吃过了晚饭,喝了少许酒,然后洗了澡,穿着清洁的棉质汗衫,手拿一柄蒲扇,慢慢地走在灯光如织的街上,或者停在某一个街口和旧相识谈天。华灯下的男女成了过客,灯光也是游走转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逛了一圈,回到或是在街面楼口的家,推开窗户,光的流萤便涌了进来。不管这些,不一会儿,他们便进入了安详的睡乡。他们曾是听着里弄的吆喝声,吃着阳春面,伴着“凭票购物”一路走来的。他们曾是闯荡“江湖”的流浪汉,他们曾是吆喝着“修棕棚”、“磨剪刀”的里弄小贩,如今亦已安家乐业。倘若你伸长耳朵,是可在华彩般的市声里,听见酣浓的鼻息声的。

岁月像条河,从身边潺潺流过,带走了过去的小巷弄影。岁月如歌,将上海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响彻黄浦江畔。岁月不会白白流逝,终究要留下点什么,上海百年的酸甜苦辣啊!尝过了若多滋味后,在享受的是——蜜样的甜!

 

 

写作思路:从母亲的口中,通过将过去的生活经济状况(里弄小巷的吆喝声,凭票购物,阳春面等)和现在的生活经济状况做了一个比较,歌颂了上海的变化,反映了国家的蒸蒸日上。

发布于 2011-04-19 10:00:50

返回顶部

上海海事大学图书馆 运行维护 版权所有